谁来做李亚鹏和周筱赟的裁判员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2日
       新京报 2014 年 1 月 8 日 -----------------为什么慈善机构和公益组织一方面努力做到透明, 另一方面社会继续质疑他们?同时, 国家对慈善公益组织信息披露制度的规定还不够细, 不能充分指导慈善公益组织的实际运作。 1月6日, 爆料人周晓云再次爆料, 李亚鹏控制的嫣然天使基金“7000万慈善基金下落不明!”对此, 李亚鹏邀请周晓云及媒体参观嫣然天使基金和书院中华文化基金会。
       从郭美美到儿童慈善会48亿元的小数点, 慈善公益组织的评委(行政主管单位)和巡视员(运营主管单位)从来没有认真调查过。
       然而, 在李亚鹏和周小云的交锋中, 情况发生了变化。 1月7日上午, 北京市民政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 公布了2013年底周小云质疑李亚鹏发起的北京书院中华文化发展基金会案的审理结果。
       北京市民政局已作出澄清、警告、处罚、解释。澄清是基金会名称合规,

警告是基金会名称必须规范, 处罚是不允许李亚鹏担任其他组织的法人。整改。李亚鹏作为名人参与社会公益活动, 一方面可以带来更大的社会影响, 另一方面如果监管不当, 也可能带来危害。因为名人有能力自觉不自觉地影响社会的监督机制。而这一次,

北京市民政局对李亚鹏的回应违规行为既没有被提交虚假注册信息打死, 也没有因为李亚鹏是名人而被纵容。虽然是100多字的短微博, 却为裁判打开了一页, 为解中国慈善公益的“乱象”。嫣然天使基金事件也反映了当局和系统采取行动的必要性。这起事件的纠葛, 是用什么硬性标准来判断非营利组织的信息披露。目前, 自郭美美事件以来, 国家法律法规和民间组织一直在推动非营利组织的信息披露制度。但是, 目前还没有制定详细的标准。慈善公益组织信息公开的目的是让公众了解慈善运作的基本情况。如果披露的信息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披露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公众不仅关心财务报表, 还关心运营细节。举报人之所以能成功操作“公益黑幕”, 是因为他经常在信息披露不严的情况下发现细节和质疑, 获得舆论的支持和回应。
       昨天下午, 周小云根据红十字基金会上千字的回复, 雄辩地总结了九个疑惑。例如:声明说2012年成立的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根据《民间非营利组织管理条例》可以接受基金会的捐赠, 那么红十字基金会也表示,

2009年, 嫣然基金为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发起定向募捐。请问嫣然在天使儿童医院还没有成立的时候, 嫣然天使基金是按照什么条件募集资金和拨出资金筹建的?显然, 这个问题红十字基金会的任何答复都没有任何效力, 就像李亚鹏去年的答复一样, 双重法人是普遍现象, 没有法律效力。显然, 这个答案只能由主管行政单位民政部或中国红十字会来回答。为什么慈善组织一方面致力于提高透明度, 而社会的疑虑依然存在?同时, 国家对慈善公益组织信息披露制度的规定还不够细, 不能充分指导慈善公益组织的实际运作。
       中国需要像李亚鹏这样的好演员和像周小云这样的监督者。无论是监督还是行善, 只有在制度框架内, 才能为社会做出贡献。至于系统, 无论是大众、李亚鹏还是周小云,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蔡让多杰(公益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