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十三中》第二部 相知三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1日
       五是和我上面说的酒窝美人阿青嫂隔街相望的初中好朋友。 她穿得很好, 很文艺。 我经常穿一件奶油黄色的天鹅绒罩衫, 可以盖在棉大衣或毛衣外面。 用今天的话来说, 是一件非常漂亮的春秋衬衫。 她姓H, 长得不错。 当你把它拆开时, 没有一个面部特征会获胜。 然而, 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他们是那么的和谐舒适, 并且有一张“高级脸”。 既然坐在我身后, 我们自然成了好朋友。 朋友之间有很多秘密, 但我没有, 因为我是一个里里外外透明的人, 没有秘密可以和别人分享。 但她是个不爱说话的人, 心里藏着很多小秘密。 这是一个我愿意与他人分享的小秘密。 女性的经期被称为月经假期, 很少有人说“经期”。 估计月经是​​书上的说法, 但我当时没看过这样的书, 只知道月经和月经是一回事。 有一天, 在课间休息时, 她神秘地把我拉到她的座位上, 把我放在耳边, 告诉我一个秘密。 “你不许告诉别人, 你要答应毛, 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答应毛, 永远不说。” “我告诉你, 男生也是有经期的!” “啊!?” 她吓了一跳, 却没有哭出声来, 下巴也久久没有合上。 “真的?” “真的!” “答应毛, 不要说出来。” “答应毛, 我绝对不会说的!” 我一脸迷茫地坐回座位上, 因为上课铃响了。 虽然开始上课了, 但我的思绪却无法集中,

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我没见过男人有什么异常? 没听说过男人来月经? 没见过男人用很多卫生纸吗? 男人的经期和女人一样吗? 无数个问号在脑海里飞速旋转, 我想不通。 天哪, 我累了, 我不要了, 我喜欢它是什么, 反正我不关心我的生意。 三天之内, 我“尼莫”般的记忆就完全忘记了这个“秘密”。 但打从心底, 我开始崇拜这位H同学。 以前羡慕她有特色的衣着和艺术风格, 现在羡慕她懂这么多, 但我不羡慕。 这个秘密一直保留到今天, 四十年了。 我向毛保证, 直到今天, 我还没有公布她当时告诉我的“秘密”。 因为保密期已经过了, 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哈哈, H的英文很好, 英文老师也喜欢和她性格一样的女生。 H同学为人不张扬, 懂得韬光养晦,

但与众不同。 他不爱说话, 勤于思考, 除了教科书外, 他还喜欢看各种书。 然而, 分班后, 我们就很少交流了, 再也没有见过面。 多年后, 我听说她有精神问题。 那个时候, 我是不相信的。 后来听到不同同学的相同描述, 我就信了。 因为感情问题, 她疯了! 可惜, 我以前的朋友, 可惜, 我的老同学, 我多么希望你还像学校一样, 羡慕我, 给我诉说各种小秘密。 哇哦, 聪明和愚蠢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在这里, 我祝愿她现在和未来一切顺利, 健康平安。 六人常说, 三岁就老了, 七岁就老了。 也就是说, 你小时候的样子,

基本上是长大后的定性, 当然是指你的性格和行为。 至于思维和认知, 因人而异。
        有些人起得早, 有些人起得晚。 我属于晚悟的人, 我是一个来不及的人! 哈哈, 没办法, 天赋不高, 先天不好, 后天不努力, 用妈妈的话来说就是“无药可救”。
        千鸟齐聚。 我天赋不高, 悟性不强, 朋友跟我差不多。 C同学, 我初中的时候对我很好。 我家在张家村, 那时我算是村民。 我经常去她家玩。
        她是一个天赋不高, 但学习态度积极, 勤奋认真的学生。 其实老师很喜欢这样的同学, 也喜欢为这样的同学开一个“小灶”。 我们的几何老师是个白发苍苍的女人, 个子矮, 有点跛,

有两颗门牙。 虽然长相还不错, 但是教的很认真很认真。 他经常在操场上散步, 一只手拿着一摞数学书, 另一只手拿着指南针、尺子和三角板。 下课认真讲课, 课后耐心指导。 她的办公室在小操场的右侧, 是东侧一排平房的第一个房间。 C同学上课听不懂的时候经常找老师请教, 有时还会带我一起来。 好在我擅长平面几何, 没有像后来的三维几何那样乱成一团。 一次。 老师在给C同学提问的时候, 问:“你明白吗?” 我像鸡下巴一样回答:“明白”, 老师怒瞪我, “谁问你的, 我知道你明白, 我在问她!” 哎哟, 我的妈妈! “窒息”让我久久无语。 我又尴尬又生气。 后来, 我再也没有陪C班进过老师的办公室。 我最多在老师办公室外等, 因为那时我可以和C班一起走一路放学回家。 一个人回家太傻了! 现在想想, 学校门口的路, 大学南路, 也不是很长。 东西走向, 东接凌源路, 西接边家村。 学校紧邻凌源路, 距凌源路不到500米。 但当时觉得路很长, 从学校左转走到墓地路也觉得太长了, 好像有10.8万里。 这么长的路, 一个人很难走, 所以大家一起走, 尤其是C同学可以陪我到院门口, 因为她家就在我们院子后面的路上。 陪伴是人们最需要、最廉价、最无私、最脚踏实地的爱, 是伟大的爱! 也是因为胆小。 现在想想, 更多的人可以更勇敢, 更多的人可以更强大。 C同学家是小本生意, 和我们大学长大的孩子还是有区别的。
        首先, 他们有一个有院子的大家庭。 一进他们的院子, 北面是一排房子, 南面是一排房子。 一路走下去, 下楼梯。走在屋子里。 这么大的院子, 对于我们这些住在院子里平房和楼房的人来说,

是一个我们都无法想象的地方。 地方很大, 在丁字路口, 交通很方便。 他们家在红鹰路旁边, 与邮电南胡同相连。 煤店就在他们家斜对面, 很方便。 当时, 煤炭是按照户籍所在地购买的。 他们家离水近, 塔是正月, 买煤很方便。 我们没有那么美好的生活。 我们在边家村买了煤。 买一次煤很麻烦。 因为没钱请人送煤, 只能去煤店, 卖煤, 拉。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跟着大人去买煤。 要卖煤, 必须先在院子里借一辆货架车, 然后到居委会排队等候。 借一辆货架车往往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借完后, 父母拉着架子车, 我们跟在后面, 到了煤店还在排队。 轮到你了, 开单, 付钱, 到指定地点把煤装到货架车上, 装好后称重, 最后盖上东西, 防止煤球掉下来。 小心翼翼地把煤拉回来, 大人已经完成了任务, 剩下的搬煤任务就交给我们孩子了。 搬煤, 我们得用家里的簸箕把煤从楼下运到楼上。 一般一两个月买一次煤。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 我是很羡慕C同学的。后来有了电视机。 C同学的房子是我们班第一个买大屏幕电视的。 她邀请我们去她家看。 看。 C同学的父母人很好, 他们不讨厌也不鄙视我们健谈的同学, 尤其是C同学的父亲, 他是个好人, 看到我们就笑。 C同学的家人都是女孩子, 就像五朵金花一样。 二姐和C同学是瓜子脸, 大眼睛。 二姐长得像1970、80年代的电影演员李秀明, 三姐在他们家工作。 最勤劳的, 小妹妹就像个假小子, 负责逗乐玩耍, 是他们家的一份大工作。 后来, 几年后, 继承父亲生意的C同学也创业了, 干得不错。 现在他是一个拥有数千万财富的老板娘。